游戏直播没有老三

游戏直播没有老三

  来源:锌财经

  文/泡沫 编辑/柳依依

  原标/游戏直播没有老三

  7月11日,触手主播蓝烟迎来了在快手上的直播首秀。他在直播间多次跟粉丝寒暄:“好久不见”。蓝烟是《王者荣耀》的顶尖高手,由游戏直播平台触手直播一手培养,人气在触手里排名第二。

  这并非是蓝烟跨平台合作或背弃老东家。旧梦、忆寒、天王赵四、花花、兮颜等10位触手人气主播同样宣布入驻快手。

  因为,触手直播很可能就要没了。

  触手直播触礁

  触手直播的网站和app停止服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  无法加载的页面背后是,办公室人去楼空,主播因被拖欠工资而焦头烂额。

  这一切好像有些突然。

  就在今年1月的“触手2019乐Fun之夜”,触手CMO杨淑玉还称,触手直播去年的营收约为6亿元,已实现盈亏平衡,未来将考虑在A股上市。

  奇怪的是,触手旋即出现资金困难。多位主播反映称,自2月起,工资未能如期发放。

  触手上《绝地求生》游戏主播茵(化名)向虎嗅大湾腹地(公号:dawanfudi)透露,“每次催工资,对接的客服就说留意银行卡,工资随时会到账。有时问多几句,他就会直接关闭聊天窗口。”

  而触手一名前员工则告诉虎嗅大湾腹地(公号:dawanfudi),“我们也是突然接到消息,现在员工大多离职了。公司可能会处理完主播的去向后再正式公告。”

  据悉,与触手有经纪合约的头部主播将会被强制转向快手,而更多的中小主播则未收到通知,十分茫然。

  触手也有过高光时刻。在游戏直播平台还在端游厮杀时,触手另辟蹊径深耕手游直播。2015年,触手通过和《球球大作战》合作,仅用了一年时间日活跃用户数(DAU)就超过700万。《球球大作战》帮助触手打开局面,较早接入《王者荣耀》则像给触手插上火箭,到了2018年春节,其DAU直接破亿。

  天眼查显示,2016年12月,触手拿下由GGV纪源资本、顺为资本领投的4亿元D轮融资;2018年1月,触手获得了谷歌领投的1.2亿美元的D+轮融资。

  触手直播被认为是游戏直播的老三,在2017年时它的周开播数与虎牙相当。即使到了今年3月,Mob 研究院数据显示,触手的活跃用户规模在游戏直播领域排名第三。

  但是,这并未能帮助触手活得更久,从6月25日开始,触手上多个直播间都在上演主播与粉丝的最后告别。

  撑不住的老三

  在触手之前,另一家轰轰烈烈倒下的游戏直播平台是熊猫tv。

  熊猫tv一度被认为是虎牙、斗鱼的有力竞争者。根据Analysys易观的 《2017上半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行业监测报告》,直播市场的前三名分别为斗鱼、虎牙和熊猫tv。而在熊猫tv倒下之后,触手站到了老三的位置。

  这两家平台倒下的原因十分相似,都是没钱可烧了。

  触手的最后一次融资要追溯到2018年1月,这也就是说,在之后的29个月里,触手并未能获得外部输血。而倒在了2019年3月的熊猫https://www.qwh168.com/tv,最后一次融资则发生在2017年5月,但是,彼时它获得的10亿元并没办法支撑太长时间。

  游戏直播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行业,就连斗鱼也是直到2019年才实现首次盈利。招股书显示,2016年-2018年,斗鱼的净亏损分别为7.83亿元、6.13亿元及8.76亿元。

  游戏直播的成本一般包括主播分成及内容成本、服务器带宽成本及其他成本。其中,主播分成及内容成本指的是平台付给主播的打赏分成、游戏版权价格、赛事承办冠名等,这是成本里的大头。

  这项成本始终居高不下,这从虎牙、斗鱼的财报中可以窥见一斑。今年第一季度,虎牙和斗鱼的内容成本分别为15.33亿元及15.75亿元,分别占总成本的79.14%和87.89%。

  但这还只是虎牙、斗鱼在站稳行业龙头地位以后的成本水平。

  美团、滴滴等互联网企业早先攻占市场的打法都是不断地烧钱补贴,在游戏直播领域,这一玩法则变成了争夺头部主播、拿下更多的游戏版权。

  在直播平台上,内容即是流量,主播即是内https://www.qwh168.com/容,头部主播即是更优质的内容、更好的流量。

  深谙此法的斗鱼在主播大战中颇为激进,早期拿下的融资多数用在了签约主播上。它刚成立就从YY(当时虎牙未从YY独立出来)手中签下《英雄联盟》顶尖主播小智、若风、五五开,其中,五五开的身价达1500万。作为“回馈”,虎牙从斗鱼挖走了周宝龙、Pis、敖厂长等主播。比斗鱼年轻一岁的熊猫tv如法炮制,一上线就从斗鱼和战旗tv签下了小智、若风、PDD等顶尖游戏主播,其中,PDD的签约费用被指超过1亿元。

  参与混战的还有战旗tv、龙珠、全民直播等。触手同样被卷入其中,它虽然鲜有抢人的传闻,但是旗下孤影、寂然、鲨鱼哟等人气主播均被抢走。

  拿下头部主播后,游戏直播把战火烧向了赛事、版权争夺,而这同样是一笔不菲的费用。

  尽管熊猫tv拿下多位头部主播,擅长制造噱头,但是内部造星能力远不及斗鱼,而且,在主播管理上,熊猫tv一度被认为是最佛系的直播平台,主播直播时注水、刷量并不罕见。

  触手存在同样的问题。主播的管理涉及平台、MCN、主播三方运营,不过触手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引入MCN,管理较为混乱,与此同时,大部分主播与平台的分成比例为四六或三七,但是触手有些豪气,一度跟主播按照五五分成。

  当腾讯选择站队虎牙和斗鱼时,其他平台的空间就已经缩小了很多。毕竟没有腾讯提供的版权支持,游戏直播根本无从谈起。

  随着虎牙、斗鱼在纳斯达克的上市,游戏直播两强争霸的局面已经稳定。

  游戏直播的天然缺陷

  问题是,即使没能做到第一第二,熊猫tv、触手的表现在行业里仍属前茅,为什么资本不愿意投资了呢?

  很大可能是,在游戏直播领域中第三名并没有太大的生存空间。游戏直播成本高昂的另一面是,盈利艰难。

  这一点和秀场直播很不同。秀场直播的长尾效应明显。尽管YY、陌陌、映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秀场直播平台,但是大鱼塘之下还是有很多平台能够盈利。

  一名腰部秀场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储岩(化名)告诉虎嗅大湾腹地(公号:dawanfudi),平台一直都处于盈利状态,疫情以来收入还增长了20%-30%。

  秀场直播不需要支付高昂的版权费用,同时头部主播的重要性也没有那么明显。

  “游戏直播更看重头部主播,因为头部主播能带来更多的流量,花重金、争抢头部主播在游戏直播领域比较常见。”储岩称。

  在招股书中,斗鱼就曾指出,“截至2018年12月31日,斗鱼与国内TOP100游戏主播的50位签订了独家直播合同,包括8位top10主播,其中签约的48名前职业选手吸引了1.2亿名观众。”

  这也解释了为何斗鱼、虎牙要不遗余力地抢主播,双方甚至不惜走向法庭。就在6月12日,《绝地求生》职业选手韦神因在合约期内从斗鱼跳槽到虎牙,被斗鱼起诉索赔8522万,成国内一审索赔金额最高的主播违约案。

  “这种现象在秀场直播几乎不存在。失去一个头部主播对平台的影响有限,而收入稳定的主播不会轻易换平台。秀场主播很大程度是要依靠平台为他管理、输入流量,因此平台的话语权会比较大。这一点和游戏主播很不同。对秀场头部主播而言,如果在某个平台上拥有稳定的收入和庞大的粉丝群,迁移成本会很庞大。”储岩进一步表示。

  与秀场直播相反,很多游戏直播用户会跟随主播转换平台,头部游戏主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是培养一名顶尖的游戏主播并不容易。

  广州一家直播经纪公司的负责人谭亮(化名)告诉虎嗅大湾腹地(公号:dawanfudi),“游戏直播从主播培养到盈利的周期更长。玩游戏的人很多,想做游戏主播的特别多,中腰部游戏主播数量太多,但是想要培养出一两个顶尖的游戏主播比较难。”

  相反,秀场主播的培养是速成型的。谭亮称,“秀场主播主要是通过经纪人、模特、学校等选拔,前期会有一些培训,但主要还是一边直播一边调整,表现好的当月就能盈利。”

  游戏头部主播签约费贵、培养难,但是赚钱能力却远不及秀场主播。

  很多“金主”愿意给唱歌、表演的主播打赏。但是游戏直播的用户付费意愿没有那么强烈。就连虎牙、斗鱼都难以解决这个难题。尽管斗鱼、虎牙都是游戏直播平台,但是秀场收入却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游戏直播带来流量,秀场直播则带来收入。

  “对于中腰部游戏主播,用户打赏意愿很低,但是秀场主播只要稍微表现好一些,用户的打赏就会非常快。”谭亮称。

  谭亮的公司虽然只成立约一年,但是旗下较为优秀的主播,一天流水已经能达到2万元,一个月流水能达到20-30万元。

  而虎牙的一名游戏主播帽子(化名)每天直播4、5小时,收到的打赏收入约为5000元。曾经拿下《穿越火线》女子组全国冠军,为她的人气加成不少。

  “很多游戏主播每天直播十几个小时,十块钱流水都没有。游戏主播的人气高低,技术占了60%-70%,其他的要靠主播的个人特色或魅力。”帽子告诉虎嗅大湾腹地(公号:dawanfudi)。

  游戏直播过分依赖头部主播,同时赚钱难。在虎牙、斗鱼聚集了大量头部主播的情况下,腰部平台很难吸引用户。再加上没有资本支持,腰部平台无法签约更多更优质的主播、拿下更多游戏和赛事版权,主播和用户进一步流失,如此反复,生存空间严重被挤压了。

  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,以后游戏直播只能是虎牙、斗鱼的天下了。

  专注游戏直播难以虎口夺食,跨界选手的顾虑可能没有那么多。比如快手和B站。这两者自去年以来都在加大游戏直播的布局。

  与熊猫tv、触手不同,快手和B站的主业比较成熟,可以通过这些业务反哺游戏直播,借由游戏直播扩大泛娱乐的边界,由此带来新的流量,流量不断推高后则更容易变现。

  从目前的数据看,快手和B站已经动了虎牙、斗鱼的奶酪。

  2019年12月,快手在ACG光合创作者大会上透露,截至去年11月,快手游戏直播DAU5100万,游戏短视频DAU7700万。而今年第一季度,B站直播及会员增值服务的营收为7.936亿元,同比增长172%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游戏直播。

  但是要想真正地撼动虎牙、斗鱼的地位,恐怕很难。

  首先,快手和B站的用户群体尚未养成游戏打赏习惯,来自打赏的收入很难达到虎牙斗鱼的体量。根据主播服务与内容平台小葫芦的数据,7月6日-7月12日,在游戏直播领域,虎牙、斗鱼多位头部主播的打赏收入都超过100万元,但B站、快手的第一名分别只有18.1万元和19.8万元。游戏直播打赏收入百强榜单基本被虎牙、斗鱼瓜分。

  其次,虎牙、斗鱼拥有最多的头部游戏主播,在游戏版权、赛事上深耕已久,在公会运营、打赏制度的引导建设上也更加成熟。

  再加上,快手、B站背后同样站着腾讯,四方的竞争还要看腾讯的“眼色”,再造一个虎牙、斗鱼的对手,对腾讯而言似乎不划算。

  事实上,在4月拿下虎牙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后,腾讯就把撮合虎牙、斗鱼提上日程。6月11日,新京报援引虎牙内部人士的说法称,腾讯提出合并建议,但是具体细节未定,“最快可能今年底、明年初。”

  一旦虎牙、斗鱼合并,头部主播、游戏版权、资本、用户将集体涌向第一平台,游戏直播不仅没有老三,很可能连老二的位置都不会有。

  举报/反馈

评论已关闭。